党建科学化的逻辑起点与基本特征

发布时间: 2011-06-14      访问次数: 178

 

党的建设科学化的逻辑起点

  从因果关系和逻辑关系上看,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上之所以提出党的建设科学化这一概念和问题,最直接的理论启发则是来源于党的十六大以来党中央着力强调并全力推进的两个重大战略思想:科学发展与科学执政。这两个方面也构成了党的建设科学化得以形成的逻辑起点。

  1.科学发展与党的建设科学化。科学发展战略的核心与精髓是科学发展观。科学发展观不仅是一种发展的战略,更是我们党的根本指导思想。科学发展观作为党的指导思想,提出之后很快就被应用到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和党领导的伟大事业发展之中。而将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理念应用到党的建设过程之中,就客观上要求推动和实现党的建设自身的科学化,因为党只有自身建设首先实现了科学化,才有资格去引领科学发展。所以,从这一逻辑关系上看,实际上是由于科学发展战略和科学发展观的推动,呼唤出党的建设科学化。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科学发展战略和科学发展观的提出与深入人心,我们仍然强调单纯以GDP为核心的片面发展战略和发展观,也就不会催生出党的建设科学化这一新的概念范畴。

  2.科学执政与党的建设科学化。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正式提出了科学执政的概念,指出我们党执政的主要经验之一就是必须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不断完善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而其中,科学执政的内涵就是“要结合中国实际不断探索和遵循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以科学的思想、科学的制度、科学的方法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这其中的重点和基本点又是要遵循党的执政规律。就科学执政与党的建设的逻辑关系来看,科学执政是建立在党的建设科学化的基础之上的。我们根本无法想像:一个偏离科学化运行和建设轨道的执政党,还能够在执政过程中保证按照客观规律办事。因为,这种情况是绝对不符合逻辑的。所以,“打铁先要自身硬”,要保证科学执政的真正实现、避免流于形式,党的建设的科学化就成了必须要首先研究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科学执政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党的建设科学化的基本特征

  定义一种事物,将一种事物与另一种事物区别开来,都要靠对其基本特征的把握。深刻理解党的建设科学化,必须切实把握其以下基本特征。

  1.规律性。“科学”与“不科学”的根本区别在于是不是遵循和把握了规律。规律是事物之间和事物内部诸要素之间的固有的、本质的、必然的联系,把握了这些联系,也就把握了规律性。党的建设科学与否,区别就在于是否致力于研究、把握、遵循党的建设与其他建设之间、党的建设内部诸要素之间固有的、本质的、必然的联系。所以,致力于研究、把握、遵循党的建设与其他建设之间、党的建设内部诸要素之间的固有的、本质的、必然的联系的党的建设模式,很显然就是党的建设之科学化模式。

  2.导向性。党的建设科学化不是一个已经实现了的状态,而是党的建设的目标状态、理想状态、预期状态,是需要永不停息进行追求的过程。因此,党的建设科学化是指引党的建设前进的方向和灯塔,是党的建设所追求和向往的发展蓝图。这就充分体现了党的建设科学化的导向性特征。

  3.民主性。党的建设科学化与民主化是内在统一的。推进党的建设的事实和经验都充分表明:党的建设民主化是科学化的前提与基础,没有党的建设民主化就难保党的建设科学化。党的建设科学化所需要的科学理论、科学制度、科学方法都需要通过领导集体、党员群众在民主基础上的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才能够不断得到提炼和形成。

  4.相对性。党的建设科学化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而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它的发展是没有终极标准的,是永无止境的。

  5.整体性。党的建设科学化既包括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党的先进性建设、党内和谐建设的科学化,也包括党的思想建设、政治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制度建设、反腐倡廉建设等方面的科学化,它是涵盖党的建设各个领域、各个方面、各个要素的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式的整体性概念,它同时也是由党的建设整体的科学化所建构和支撑起来的模式。单纯地实现党的建设某一方面、某一领域的科学化,而不是同时推进党的建设整体的科学化,还不能称作是党的建设科学化。

  6.制度性。党的建设科学化的衡量必须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的制定不能依赖于“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也不能依赖于约定俗成,必须上升到制度安排上,以制度的形式明确规定的党建模式、党建思维、党建做法才是科学的,才是符合推进党的建设科学化运行模式所要求的。这就表明党的建设科学化暗含了制度的建立健全过程,它同时意味着党的建设的制度化。

   (作者:李剑张书林,任职于山东省委党校,来源:《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