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阅读经典的体会

发布时间: 2010-09-08      访问次数: 160

  

  经典就是古今中外、各个知识领域中那些典范性、权威性的著作,是那些虽历经千载仍然熠熠生辉的不朽之作。真正的经典,不仅一个民族在读,而且整个人类在读;不仅过去人们在读,今天我们在读,而且明天人们还要读。

  对于一个领导干部来说,应当读哪些经典呢?习近平同志给出了三个答案:第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第二,做好领导工作必需的各种知识书籍;第三,古今中外优秀传统文化书籍。通过读马克思主义经典,学习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通过读古今中外经典,拓宽眼界,增强修养;通过读本专业、本领域的经典,加强工作的指导性和针对性。

  为什么阅读经典?朱熹曾经说过“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经典就是源头活水。唐太宗《帝范·卷四》中讲:“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为提高生命的知识含量和学习效率,最好读读经典。

  阅读经典至少有三个好处。

  一是塑造高尚人格。高尔基说:“读一本好书,就像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读经典可以陶冶情操,升华境界。阅读经典名著,与古圣先贤越千年而相会,每读一遍,都会产生温故知新的效果,都会提高自己的人生境界——培养热爱祖国的情怀,孕育放眼世界的胸怀,砥砺先忧后乐的襟怀,磨炼宠辱不惊的心怀。

  二是学习思维方法。经典具有思想的深度,是古今中外的文化精华。在古代,读书人学习儒家经典,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就是“代圣人立言”,要学会用圣人的思想方法,用圣人的眼光去看待世界,解决问题。今天,对于领导干部而言,一个重要的问题,也就是像近平同志说的那样,“要学习党的基本理论,掌握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以此作为政治上的望远镜和显微镜”,从而解决当代中国改革发展中面临的各种问题。

  三是学习写作方法。经典是一个作家平生所学的高度浓缩和结晶,我们应当学习经典作家们的写作态度。杜甫为了“下笔如有神”,要“读书破万卷”;卢延让为了“吟安一个字”,要“捻断数茎须”;曹雪芹在悼红轩中,历尽寒暑,“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才成就了《红楼梦》。《论语·宪问》有这样一段话:“子曰:‘为命,裨谌草创之,世叔讨论之,行人子羽修饰之,东里子产润色之’”,是说起草一个政令需要经历“草创、讨论、修饰、润色”四个程序。圣人作文尚且如此,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正是有了这样慎重的态度,经典才能达到那种“增一字则太多,减一字则太少”的炉火纯青的境界。

  如何阅读经典?我感到,读经典有“三要”。

  经典要随时读。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学如不及,犹恐失之”,韩愈讲“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欧阳修曾有所谓读书作文有“三上”,即“马上、枕上和厕上”之说。这些例子都说明,经典要随时读,因为“三日不读,手生荆棘”。在读书方面,毛泽东同志做出了典范,他曾说:“我一生最大的爱好是读书”,“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

  经典要反复读。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就是因为它不但历久弥新,而且常读常新。常言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苏轼也说“故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经典之书,不同年龄读有不同年龄的体会,不同境遇读有不同境遇的领悟。小时候背诵经典,可能还不能领会其中要旨,但是背熟了,就成为一个人知识积累的一部分,长大后在生活和工作中自然会慢慢领会其中的精髓。这就是所谓“熟读而后能悟,悟而后能用,用而后生巧,巧而后出新”的道理。

 经典要在用中读。《论语》曾经记载这样一件事:“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是说子路是孔门弟子中最能做到躬行实践的一个学生,听到了就要去实行,如果听到一条道理但没有能亲自实行的时候,就唯恐又听到新的道理。“经世致用”是中国文化的传统,古人从来就不赞成“青灯黄卷,皓首穷经”,主张“行千里路,读万卷书”。毛泽东同志说:“学习的目的全在于运用。”这是对于学习和实践关系的完美论述,同样可以用来指导我们阅读经典。

(作者:李东东,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来源:《党建》)